丁书苗垄断高铁声屏障市场

2013-9-18 9:37:29 点击:
“京沪高铁两边的声屏障,经常发生倒塌到路面上影响通行的情况。”一位铁路行业的消息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该业内人士称,曾经发生过原铁道部和北京铁路局的领导在京沪线上添乘视察时发生声屏障板子扑落造成列车停运的突发事件,有一次还特别严重,以至于差点发生安全事故。


  究其原因,则在于设计问题,因为时速250公里到300公里的动车组开进声屏障区域时,会产生强大的吸力,动车组驶离时,又爆发出巨大的冲击力,声屏障始终处于一吸一冲的“反复折腾”之中,难免出现材质“疲劳”。而由于该声屏障的安装是插板式的,也就说,单元板和立柱之间并非一体,而是有连接的,因此在反复受力之后,产生松动,板子最后“扑到”路面上,如果没有及时发现,将给列车运行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而即使及时发现,也需要铁路的机修工过来将板子搬离修复,才能通行,如此也会造成列车延误。


  这一“烂摊子”或让京沪高铁和中国铁路总公司的高层着实头疼。该业内人士称,如果要将声屏障全部拆掉的话,则此前在这方面投入的数十亿元资金将全部打水漂,并且,拆卸和搬运将产生额外的费用。同时,声屏障虽然出现问题,但毕竟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隔离噪音作用。但如果长期让这些随时可能扑落的板子“杵”在高铁线路两边,则随时有可能造成安全事故,因为光靠人工维护的话,那根时刻绷紧的弦难免会有松动的时候。


  而上述这一切,或全拜一人所赐,她就是常被外人称为丁大姐,且名震铁路系统的丁书苗。


  丁书苗的铁路王国


  丁书苗的案子目前已经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分院已经受理此案。虽然该案开庭尚未有确切日期,但接近铁路系统的消息人士表示,应该为期不远了。


  丁书苗案的起诉书内容目前还没有公开披露,但其主要罪行从其女儿侯军霞和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案情中可见端倪。今年4月17日,丁书苗的女儿侯军霞等5人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受审。据检方指控,2007年至2010年间,郑朋、胡斌、甘新云、侯军霞、郭英伙同丁书苗,与投标铁路工程项目的公司商定,以有偿方式帮助中标,非法经营数额1788亿余元。


  6月9日,刘志军案开庭审理。起诉书称,2007年至2010年间,刘志军为帮助丁书苗推荐的企业中标铁路建设工程项目,非法干预招投标,指令铁路部门工作人员具体落实,最终使丁书苗推荐的23家企业先后中标50多个铁路工程建设项目。丁书苗在庞大的铁路工程承包领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时,也不忘了经营自己的铁路王国,其中包括轮对和上述的声屏障项目。


  另外一位在铁路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业内人士称,虽然细看铁路领域每个配件都很小,但由于铁路的盘子总量太大,在高铁大跃进时代,一年要建七八千公里的铁路,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高铁,“这么大一块蛋糕,随便掉个渣子下来,都能把你撑死。”该人士称。


  这其中就包括声屏障项目,该领域属于看似很小,但算起来也蛮有赚头的一个行业。


  丁书苗几乎是跟中国高铁起步的同期进入该领域。时间是2006年,那个时候,丁已经是博宥集团的老总,该集团涉足高铁设备、酒店、影视广告等项目。


  那年9月,博宥集团旗下众多公司中又多了一家——山西金汉德环保设备有限公司,丁书苗成立该公司的目的就是要引入和垄断高铁声屏障市场。


  2007年金汉德引进德国旭普林公司的混凝土、透明材料、铝合金三大声屏障系统集成技术并加以改进。


  据江苏某环保材料生产商介绍,声屏障产品他们也做过,实际工艺不是很复杂,国内厂商一开始需要引入国外的技术,但随后马上就实行国产化了。而丁书苗的企业实际上就是从国外买产品然后加个价贴牌卖出,一开始由于丁有关系,她垄断了这一市场,但随后国内其他厂家也开始进入这一行业,丁在价格上的劣势马上就凸显出来了。


  随后这一行业的发展进程也确实如这位人士所言。


  声屏障招标的猫腻


  2008年金汉德中标中国第一条高铁——京津城际。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的公司网站上介绍这一中标信息称,中铁电气化和金汉德联合中标了合武项目和京津声屏障,新签合同额8.36亿元。


  中铁电气化局集团有限公司设备采购部的有关人士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们只负责安装,他们没有产品,即使他们中标了,也需要买金汉德的产品。


  2012年5月底,中铁电气化局老总刘志远被有关部门人员带走接受调查。


  据悉,刘志远的主要问题是为了中标工程项目向业主方和有背景的中介行贿,同时,不排除刘志远在丁书苗跟中铁电气化局在声屏障项目的合作中有不当行为。


  2009年,武广高铁、郑西高铁、广深港高铁相继开工,金汉德继续垄断市场。这三个招标项目投资总额由5.3亿元追家到6.1亿元,金汉德均独揽标权。


  2010年9月,为避嫌疑,丁书苗的博宥集团将35%的北京金汉德股权转让给中铁电气化局集团,公司更名中铁泰可特环保工程有限公司。


  但正如上述江苏环保材料生产商所言,随着一些企业进入该领域,金汉德的相对垄断地位已经发生动摇。


  不过,这也难不倒在铁道部具有深厚关系的丁书苗。按照一位行业人士的说法,一般铁道部会要求业主方在设定招标条件时,专门为内定的那家量身定做。后来,在京沪高铁声屏障竞标中,因上述不公正招标条件而落败的企业爆料称,铁道部为中铁泰可特“量身定做”了京沪高铁声(风)屏障项目,该项目已经内定由中铁泰可特、新筑股份(002480,股吧)、新光中标。


  受此次举报风波影响,内定的把戏终结。2010年11月10日和11月12日,京沪高铁FP01-F04包原本已公布由中铁泰可特参与的竞标团中标,但12月10日和12月17日被其他公司取代。也就是说,丁书苗和她的关联企业最终没有独揽京沪高铁声屏障的大单,最终还是被人分去一杯羹。


  一位研究高铁声屏障的技术人员向记者表示,中国的声屏障行业完全是丁书苗引入国外技术后产生的,实际上,该技术难题一直到目前在国际上都没有很好解决。


  丁书苗引入的德国技术,在其本国已经产生大量问题,2002年通车的德国线科隆至法兰克福线路和ICE-3(城际特别快车)采用的声屏障就出现了损伤,后来这条线上的声屏障几乎全部拆除。


  实际上,在丁书苗出事之后,原铁道部发了个紧急通知,要求部分路段的声屏障停止安装。


  “高铁经过城市地区时产生大量噪音,影响周边居民,因此声屏障的技术研发和产品供应是有必要的,但是另一方面也要考虑该技术对列车运营的安全影响。当时铁道部仓促引入丁书苗的产品,并没有经过严密的论证和考察,这完全是利益在作祟。http://www.yklgm.com